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网址:http://www.quadrif.com
网站:9188彩票

靠赌马赚了 10亿美金这个人最近终于浮出了水面

Source:adminwendyAuthor:阿诚 Addtime:2019/03/27 Click:

  原标题:靠赌马赚了10亿美金,这个人最近终于浮出了水面... 话说, 曾几何时,赛马被认为是世界上最

  资深赌徒都知道,如果你数学好,记忆好。 你看可以记牌,你可以心算概率,你可能可以把21点和德州扑克玩得很厉害。 然而赛马这一点上,想要稳赢却很难....

  和扑克牌不同,赛马不可控的因素实在太多,一个小小的改变,都会导致最终结果的极大的不确定性。 天气,风向,骑手状态,马的状态,马当天吃了什么,甚至比如领跑的马稍微崴一下脚,整个比赛结果就完全改变了

  就连研究赌博业多年的世界赌业联合会顾问Warwick Bartlett也评价道:

  胜者将获得至少一亿港元的奖金,所谓三T大奖,就是要预测指定的3场比赛里,跑出前三名的赛马... 三场比赛的前三名都要选对,虽然名次不需要一一对应,但是即便这样,可能的组合方式也超过了1000万种...

  在11月6日那天晚上,这个大奖已经连续6次没人中,奖金池已经积累到了上亿港币。

  当天晚上,大约100万人参与了这次。 这个数字,差不多是当时七分之一的香港市民.

  让无比诧异的是,三T大奖的结果出炉之后的好几天都没有人来领奖,

  这之后,几个月又变成了几年,这个神秘的赛马赢家还是没有出现.

  一直到17年后的今天,这位无比神秘的,斩获了高难度三T赛马头奖的人终于浮出了水面,

  这个人,便是美国匹兹堡富豪,企业家和慈善家Bill Benter

  Benter大学时学的是物理,父母也给了他极大的自由度,年少时,他就一个人徒步穿越欧洲去了埃及。

  大学时期,他读到一本数学教授Edward Thorp写的《征服21点纸牌游戏》的书,主要描述了21点中的统计学规律,

  这对于当时热爱数学并希望在这方面展开冒险的年轻人Benter来说,Thorp的书无疑于给了他巨大的启发。

  他开始相信,现实生活中的任何活动,都应该有内在的数学规律。只是人们没能发现罢了,他对赌牌游戏有了强烈的兴趣和好奇,没事就抽空去研究,

  大学毕业之后,他坐上开往内华达州的大巴,梦想去征服赌博游戏之都拉斯维加斯!!

  在赌场赢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,即便懂得统计学规律,即便他知道怎么记牌,怎么心算概率。 刚开始,就算碰上手气好的时候,他一天也顶多赢了区区40美金。

  不过那会,他和其他赌徒不一样。Benter更像一个研究者,他并不在乎金钱,而是想尽办法在实战中验证赌博游戏里的数学规律。

  在他人生最底谷的时候,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人,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

  澳大利亚职业赌徒,21点卡牌游戏算法团队头儿Alan Woods来到了拉斯维加斯,

  当时的Woods才30出头,曾是个保险精算师,在澳洲有妻有子,然而有一天,他突然觉得家庭生活不适合自己,遂抛家弃子,到世界各地一边旅行一边去赌场玩牌,一来二去,这位数学一流的精算师竟然混成了巡回赌徒!

  Woods的事迹深深地激发了Benter,他发誓,要跟随Woods学习牌技,更要像他一样,成为靠数学知识玩转赌城的大牛。

  Benter加入了Woods的团队,大家一起玩牌,共享资金池,平均分成,团队合作,也有利于分散风险

  六周之后,天赋高,人又聪明的Benter,发现自己宛如007,衣着光鲜地在蒙特卡洛赌城玩着21点,还赢了大把钞票

  然而,拉斯维加斯赌场里的经营者也不是吃素的,对于Woods和Benter这一类靠记牌算概率的职业赌徒,他们不会坐视不管。

  很多假扮成赌徒的工作人员会在赌场里巡逻,那些一直赢的可疑玩家,不久就会被五大三粗的保安请走,更糟一点,会被叫到一个小的办公室,少不了一顿胖揍

  几年之后的一天,Benter正在安静地玩牌,他正赢了有史以来一天之内最大的一把,一双肥大的手落在他的肩膀上,“跟我来一趟”,随后,Benter被一个魁梧的壮汉带到一个房间里

  1984年,Benter和Woods以及其他搭档,统统被记上了一份名为“狮鹫书”拉斯维加斯赌场黑名单,这意味着,他们再也不能在拉斯维加斯的任何赌场了

  那时候,香港只有550万人口,花在赛马上的钱却比整个美国都要多,到了九十年代,差不多是每年100亿港币!

  原理是,所有玩家先将所有赌注共同置放在同一个彩池内,等结果开出来之后,主办方会先于彩池内提取部份税项和慈善抽成(香港是17%),赢了的人会按下注金额均分彩池的余额。

  Benter决心在赛马上大干一场。 他到一个研究协会,买了当时能买到的所有关于赛马的书,开始研究。 然而他发现,大多数这类所谓的“秘籍”书籍都是一些记者和业余赌徒写的,华而不实,毫无参考价值,只有极少数的几本,是关于赌博数学理论的。

  于是他掉头回了美国,去了内华达大学的图书馆,那里有一个特别的分类是关于赌博游戏的

 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一本名为《寻找正回报:关于赛马的多参数方程建模研究式》的书,让Benter如获至宝。他坐下来,一遍又一遍地潜心阅读,

  如把这些变量:直线速度,体格,获胜记录,骑师的水平等等,按权重设定,然后开始计算,最终就能出来预测这匹赛马获胜几率的结果,变量越多,越好的变量占的权重越多,也更能改进预测结果

  Benter却像发现了新大陆,他立刻自学了一遍统计学,然而开始用黑白屏的计算机编写程序

  1984年秋天,随着Benter的投入,他的老搭档Woods也飞到香港,和他合作钻研赌马。

  Woods给了他好几本赛马结果年鉴,里面包含了过去历史上的上千场赛马比赛的结果。

  Benter又聘了两个文员,把这些年的赛马结果全部录入数据库里面去

  9个月之后,1985年9月,他带着三台笨重的IBM个人电脑飞抵香港,和Woods租住了一个小公寓当办公室,里面就安放了两张旧桌子,一个用来成堆的赛马报纸,他们过起了宅男数学家的生活,一门心思放在对赛马模型的调试上

  一周两次,Benter坐在电脑前编程,Woods则会用他精算师的脑袋,研究赛马会这些年的记录,并做好修正

  Benter和Woods的目标,是彻底破解这个被赌博届誉为“不可征服”的赛马游戏

  他俩最后还是败给来了“赌徒破产理论” -- 赌本有限的赌徒跟赌本无限的赌徒对赌,赌本有限的人一定会输光....

  到了1986年的夏天,他们的模型还是不准。 在香港第一个赛季的快结束时,他和Woods已经输掉了他们15万本金里面的12万。

  不成功,两人只好分头找钱...Benter飞回拉斯维加斯,想要联系更多的投资人。 而Woods转道韩国的赌场,打算去那边赢点钱回来,

  Benter觉得这简直无法接受,这个合作了十多年的超级赌徒联盟就这样分道扬镳了

  已经近乎没钱的Benter只好来到美国的亚特兰大。 在那里的赌场他还没有被禁。 他在那边一边玩着21点赚钱,一边花了两年拉起了一支队伍,在业余时间继续研究跑马的模型。

  而此时他的前搭档Woods已经在香港混得风生水起,他自己雇了一些程序员和数学家,继续开发之前Benter留下的代码,还靠这个模型挣了一大笔钱。

  此刻,他自己也为一些问题烦恼,他的模型只引入了20个变量只是数不清的影响赛马的因素中的很小一部分

  比如当时他觉得赛马可能会受当天气温的影响。 在得知英格兰气象局会保留着香港的气候数据时,他立刻赶去英国..

  在一个布满灰尘的地下图书馆里,Benter从这些气候记录里抄了很多年的香港天气的数据,当他返回香港,把这些气温数据录入电脑。

  然而回溯检测的时候,他却发现,这些气温的数据对于预测结果并没有什么用.....

  好吧,他只好安慰自己,科学研究就是这样的,一条路不成,再试试另一条路吧。

  那就是这匹赛马这次比赛和上次比赛相距的时间--- 换句话说,也就是这匹赛马在上次比赛之后得以休息的时间。。。。

  虽然他的已经模型可以通过各个赛马的数据,算出每匹赛马赢得比赛的大概几率。

  如果他把当时每匹马下注的赔率也加入他的模型,作为整个计算的起始参考,再通过他的模型进行进一步的预测计算...

  为了要保持收益,他的模型必须不停的在各种马上下不同的注,以保证稳赚的综合收益。 这时的他已经组好了一个团队,有专门打电话电话下注的人,也有专门盯着赔率变化的人... 最猛的时候,他电脑模型里的赔率一分钟就要保持更新8次....

  那一瞬间,Benter无比紧张,他想起了当年在拉斯维加斯赌场里被人抓到他记牌时,那个突然落到他肩膀上的那双手

  在赌场里,你赢钱赢的是赌场的钱,所以当你用记牌等手段赢多了,赌场会不欢迎你把你赶走...

  但是在赛马会,无论你下注多少,赛马会都会抽走17%作为慈善业务。 其他的钱会在同样下注的人群里分。你下注越多,赛马会能够抽走的慈善抽成也就越多...

  Benter表示,能不能用电子手段替代电话下注? 我们下注量太大,电话下注实在有点慢啊......

  赛马会同意了,还给Benter安装了一台专门的电子下注终端

  赛马会没想到的是,这个方便的下注客户端,最终成为了Benter赢得超级大奖的关键.

  此时,Benter除了要研究赛马,还要面临从前的师父,老对手Woods的竞争,两人有时也会相互挖对方团队的人.

  1994到1995赛季,Woods的赛马模型也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战绩,已经挣了1千万港币,买了一辆劳斯莱斯,

  香港税务部门来查Woods的税,按照香港法律,个人赌马赢的钱是不用交税的,

  正当香港警方采取进一步调查时,Woods已经打包好行李飞去菲律宾了

  现在,他的模型关于每匹马的影响因素的变量,已经上升到120个

  潜心钻研十多年,赚够了足够多的钱,Benter最后的愿望,便是用最大的赛事,来测试这个模型的精确度,之后,他便准备踏上告别之旅

  2001年11月,即将开出香港当时有史以来最大的赛马三T大奖

  著名的跑马地马场对面,一栋楼的27层房里,Bill Benter和助手Paul Coladonato正在办公室里,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屏幕。

  这一次,他下注就花了1600万港币,买了51381个可能的组合

  Benter和Coladonato相拥庆祝,欢呼他们的投注赢得了1亿多万港元的大奖!

  通常,赛马会都会邀请中了3T大奖的人到电视镜头之下领奖... 然而这样,他们就暴露了...

  虽然他们做的这些并不违反当时的法律,他们赢的钱只不过是别的彩民输掉的钱。

  但是,如果所有的彩民发现,这个赢了他们口袋里1亿多的人,居然是一个美国的算法团队时?他们又会怎么想??

  如果他赢了,将不去领奖金,按赛马会的规定,奖金会自动捐给慈善基金

  后来,Benter偷偷给赛马会主席发去了一封匿名信,解释他这一切背后的动机

  2001年下半年,赛马会出台政策,不但禁止电话下注,还禁止在家从网上网给赛马下注

  余下的日子里,这位赌马的大神迷上了中国人爱玩的“锄大地”,成天以打败朋友为乐.2008年,这位赌马大神死于癌症,享年62岁

  他自始至终都不相信,自己曾经并肩战斗的兄弟,后来的老对手Benter,赢得了2001年的三T大赛,还放弃了1亿多港币的奖金。

  至于Benter,这些年来,他究竟在香港跑马地赚走了多少钱,一直是个谜。

  有人在2017年的一本书中提到,认为Benter这些年来至少挣了10亿美金

  写小说的高中生:朋友,送你们一句话:不赌为赢。(这是戒赌吧老哥血泪总结出的教训)

  爱吃柠檬的大松鼠:统计学是真的很厉害,ck老师说他认识的香港赌马的学统计的人已经在香港买了八套房

  一个在野设计师的日常:如果bill出一个“老师上课提问被点到回答问题和课前被点到名的几率”的app,那在国内可能也会创造个什么下载奇迹吧